<ins id='4t4w'></ins><fieldset id='4t4w'></fieldset>

  1. <dl id='4t4w'></dl>
      1. <acronym id='4t4w'><em id='4t4w'></em><td id='4t4w'><div id='4t4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t4w'><big id='4t4w'><big id='4t4w'></big><legend id='4t4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4t4w'><div id='4t4w'><ins id='4t4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4t4w'><strong id='4t4w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2. <span id='4t4w'></span>
      3. <tr id='4t4w'><strong id='4t4w'></strong><small id='4t4w'></small><button id='4t4w'></button><li id='4t4w'><noscript id='4t4w'><big id='4t4w'></big><dt id='4t4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t4w'><table id='4t4w'><blockquote id='4t4w'><tbody id='4t4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t4w'></u><kbd id='4t4w'><kbd id='4t4w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4t4w'></i>

          19歲的夏天和10本日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美女二黄站级视频在线站长推荐_国产美女牲交视频_国产美女主播免费福利视频

            良頌的愛情,是黑夜裡打開給自己欣賞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良頌17歲時就知道瞭愛情的滋味,就是面對一個人時,整個世界都丟掉瞭顏色,而她,是唯一的一抹燦爛。

            良頌的唯一顏色,是高而綽約的粟米。

            她每次經過教室外的窗子時,良頌的眼神從一側追逐到另一側,不落掉每一片衣袂。

            懵懂裡,良頌知道瞭愛情是一種讓人憂傷的東西,比如,他和粟米近在咫尺,一面薄薄的墻壁,便是天涯瞭。

            良頌常常看見粟米和其他男孩子說笑間穿過校園,相對他而言,隻是遠方的風景,可觀而沒有到達的途徑。

            那時,上學唯一的動力是校園看粟米輕笑微揚的臉,一閃掠過教室的窗子,至於考學或未來前途,可以統統忽略不計。

            17歲的夏天,良頌瘋狂地愛上瞭寫日記,密密麻麻的文字,記錄著他的粟米,淡淡的憂傷是他唯一的心情。日記裡有著粟米的衣服、發型,以及她和誰走過什麼地方,說話時用瞭什麼表情。

            良頌常常想:這個粟米,仿佛在昨天,還是一個頭發微黃的白凈女孩子,眼睛眨啊眨的,眨著青澀的花蕾,怎麼在一轉眼間,她就綻放瞭?

            隱約知道粟米的傢,與良頌傢隔瞭3個街區。那段日子,因為粟米,那個他極少去的街區變得熟悉而親切,沒事時,他總到那邊走走,即使有事去或回,亦要繞到粟米傢附近。彼時,他不知道粟米傢的門牌,竟在這樣的不經意中,發現海南路26號就是粟米的傢,他對這一切變得稔熟。粟米出瞭樓道的第一個動作,就是抬頭望一眼天空,慢慢走,越走越快,如同腳下安瞭彈簧,一路跳躍著青春的輕盈。

            所謂的不經意路過,不過為遇見粟米,這是良頌17歲夏天的秘密,瘋狂寫日記讓他的文字有瞭突飛猛進的飛躍,校報上常有他寫的憂傷詩歌。所有同學都問良頌寫給誰的,良頌隻笑不語。那刻,良頌明白瞭一件事:每一個戀愛的人都是出色的詩人。

            那一年冬天,所有的男同學都在瘋長,像遭遇瞭雨水的竹子,日漸一日地茁壯。當看見有一撥撥壯碩的男孩子走在粟米身邊時,他站在陽光下,看見瞭自己的哀傷,和同學的茁壯相比,他像一株種在貧瘠土地上的樹苗,任憑歲月更迭,而他,羸弱得可憐。良頌的憂傷如雨後荒草,瘋長。

            他總認為沒有女孩會喜歡自己,在高大的同學中,他更像一個青澀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良頌的愛情,是黑夜裡打開給自己欣賞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那次,遇見粟米,一切的貌似不經意,其實是他的刻意。遠遠看見粟米,輕輕蹦跳在綠樹如陰的路邊,身上的淡青色棉佈長裙,穿過樹葉的斑駁陽光,花蕾般閃爍著。他極快地垂下頭,不敢看她的眼睛,仿佛在輕輕一掃之間,她會洞穿瞭隱藏在自己身體深處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這一次,沒來得及躲,僵持在粟米身上的眼神,被她逮住,粟米望著他,淺短的驚疑後,是微微的笑:“你是良頌吧?”

            那刻,良頌的心窒息瞭一下,然後被幸福擊中:她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短暫的慌亂讓良頌把設想過千萬遍的開場白,統統不知丟在瞭什麼地方。他隻會看著粟米,傻傻而靦腆地笑。

            粟米笑著望著他說:“你的詩寫得很美。我喜歡。”

            良頌多麼想說那些詩是寫給你的,卻不敢。粟米的眼睛裡閃爍著單純而幹凈的笑,像極瞭蔚藍的天空。

            良頌隻說你要喜歡看,我可以寫很多給你。粟米漸漸不笑,說,良頌,你該好好學習瞭,等讀大學瞭,我們就長大瞭。

            說著,粟米噠噠跑遠瞭,良頌站在原地,很久,想粟米的話裡的意思,那句長大瞭,究竟包含瞭多少意義?究竟,粟米是不是洞穿瞭自己所有的秘密?

            那個晚上,良頌趴在桌上,反復寫粟米粟米粟米……

            接下來的日子,良頌沒命地讀書。爸爸和媽媽說:良頌這孩子懂事瞭,知道用功瞭。而隻有良頌知道,他隻是想,將來的某一天,他還會和粟米在同一所大學,進出之間,他還可以看見蹦跳在樹陰下的粟米。

            19歲的良頌長高瞭,他像貯存瞭足夠能力的樹苗,春風吹過,他呼啦啦展開所有粗壯的枝節。